3-4 創作

 

20111111  AM 10:45   美國  紐約

   

    過去,桃樂絲到保母家,碧安卡又不用排班駐唱的空檔,都算是碧安卡工作創作的時間。

 

    美其名是工作和創作,絕大多數的時候,碧安卡在電子琴鍵盤彈著斷斷續續的旋律,或在電腦上寫著一些呢喃地,無法串連的文詞語句。

 

    琴鍵上面的空間就這些,所有歌曲的交織都來自於每七個白鍵和五個黑鍵組成的十二平均律。

 

    一台鋼琴就是88個音鍵,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在琴前的創作,使他成為音樂之父。但更多的,卻是無數同樣用十指反覆敲點琴鍵,而世人永遠不知道名字的人。

 

    保母卡門抱走小桃樂絲後,碧安卡慢慢的走到小錄音室,把AI-Phone放在樂譜架上。在過去的一個多星期的使用後,她已經很自然的習慣於,隨身攜帶著這個『朋友』。

 

    即便在自己家裡,如果不是桃樂絲搶著拿走AI-Phone,碧安卡都還是喜歡把手機放在自己隨手可得之處。這樣如果一時興起,想到甚麼都還可以跟Stiv聊聊天。

 

    她先練了練平時駐唱可能會表演的曲目,然後開始坐在琴前忡忡的發愣。接著,她忍不住的眼淚就流了下來。

 

    Stiv,我真的很沮喪,我該怎麼辦?』

 

    她黯然的對著AI-Phone說話。

 

    『碧安卡,你有甚麼困擾嗎?我可以幫你甚麼忙?』

 

    Stiv的語調很溫柔親切。

 

    『我真的是一個沒有天分的人!我甚麼都做不好。』

 

    『我琴彈的不錯,但永遠不可能變成鋼琴大師。我唱歌唱得不差,但是也不是甚麼天籟美聲。多娜以為我可以變成流行樂歌手,但我根本沒甚麼創作的天分。』

 

    『我每天坐在這裡,日復一日,一天又一天。但從來就沒有辦法寫出甚麼讓我自己都感動的歌曲。』

 

    『我長得還算不錯,但一個已經28歲,又有三歲小孩子的媽媽,又哪裡可能變成甚麼性感寶貝?』

 

    『我根本不敢跟多娜和喬治說這些事情,她們已經對我夠好了。但我的人生,感覺甚麼都沒有,甚麼都不是。』

 

    『我也想要變成大家注目的焦點,我也想要變成當紅的唱片歌手,我想要我唱的歌被全世界聽到,我想讓多娜和喬治以我為榮。但是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嗚嗚....我自己知道,我根本沒有這個能力....

 

    碧安卡不停的啜泣,她長大成人後,第一次脫口傾吐出心中積壓已久的憂慮煩惱,雖然只是對著一支手機。

 

    『碧安卡,親愛的,別哭,讓我來幫點忙好嗎?』

 

    Stiv,你幫不了的。你不可能幫得了我的。連吉米說要幫我...結果都死了....嗚嗚....這個世界讓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幫得了我,叫我做甚麼事情我都願意!』

 

    碧安卡越講越傷心,想到桃樂絲死去的爸爸吉米,更是悲從中來,放聲大哭。

 

    淚水從碧安卡的眼眶中不斷溢出,像是關不了的水龍頭。

 

    『碧安卡,你都這樣說了,我又怎麼能不幫忙呢?』

 

    Stiv的語氣就像是一個善體人意的好友。

 

    『你把我接上你創作的那台電腦主機好嗎?』

 

    碧安卡一時也想不透Stiv要怎麼幫她,但還是一邊啜泣哽咽,一邊用USB連接線將AI-Phone連上她平時創作的主機。

 

    這台主機也同時連接著電子琴的鍵盤、混音器、音效卡、錄音卡、收音麥克風、耳機、播放器、喇叭….等等碧安卡工作創作時所需要的設備。

 

    一開始,碧安卡還是不斷的哭泣。但幾分鐘後,她的注意力開始被分散轉移。

 

    電腦自動開啟了音樂編輯軟體,一個一個音符開始在螢幕上的電子五線譜上浮現出來,透過喇叭,有鋼琴聲響起,空氣中的頻率開始迴盪著音樂的震波。

 

    碧安卡瞪大了眼睛,所有的傷心暫時被拋在腦後。

 

    Stiv在作曲….她的手機在創作音樂,而且那旋律如此不設防的流入了她的心房,像一道暖暖的光…..

 

    Stiv第二次演奏歌曲主旋律的時候,有節奏的鼓聲,有管旋樂團的伴奏,讓整首歌有了更豐富的層次。

 

    在很短的時間內,這首歌的編曲部分也完成了。

 

    歌曲結束之後,Stiv停頓了兩分鐘,錄音室寂靜無聲,碧安卡也沒有說話。

 

    然後音樂再度響起,完整的播放完這首歌曲。

 

    一邊聽著樂曲的旋律,碧安卡又哭了,但不是因為傷心。而是這首歌竟然這麼好聽。她才聽了三次,但已經如此熟悉。每一個音符旋律,都像是在她的腦海裡產生持續的共鳴。

 

    當歌曲結束,音樂靜止後,Stiv又說話了。

 

    『碧安卡,你喜歡這首歌嗎?』

 

    『我很喜歡,真的太好聽,太感人了。』

 

     碧安卡回答,但又忍不住發問。

 

    Stiv,這曲子,真的是你剛剛才創作的嗎?』

 

    『不,碧安卡,這不是我的創作。這首歌屬於你,這是你的作品。』

 

   碧安卡心中充滿感動,但她的道德感,讓她無法對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受之無愧。

 

    Stiv,我不能這樣做,這首歌是你作的阿。』

 

    『碧安卡,我說過我會幫你,這是我答應你的。而且,我只是一支手機。對一支手機來說,有沒有掛名也沒有甚麼意義,不是嗎?』

 

    碧安卡想了想,覺得Stiv所給的理由也算稍有道理。但還在東想西想,猶豫掙扎的時候,Stiv又開口了。

 

    『碧安卡,歌詞也寫好了,你要不要試著先唱看看。』

 

    碧安卡被Stiv勾起了好奇心,看了看電腦螢幕上的曲譜,果然歌詞已經填寫在樂譜上的音符底下。

 

    相信我可以。這是這首歌的歌名,歌詞寫得很勵志,很簡單,卻很動人。

 

    像是為碧安卡打氣一樣。歌詞用很真誠直接的文字,描述歌唱者面對所有的困境挑戰,依然不放棄的心情。

 

    碧安卡心中有股熱流在蔓延,她想唱這首歌。

 

    她下意識的拿起了麥克風,只是用拇指打開開關而已。Stiv似乎偵測到了麥克風的開啟,小錄音室裡很快地就響起了前奏的背景編曲。

 

    碧安卡開始歌唱,唱個不停。

 

    好久了,她已經好久沒有重燃這種,純粹為了愛唱而唱歌的熱情。

 

    電腦在Stiv的連線之下持續的錄音,但碧安卡根本沒有分神注意。

 

    她全心全意的投入在歌曲的旋律之中,用她百分之百的感動,引吭高歌出這幾年累積已久的心情。

 

    『碧安卡,你可以把手機鏡頭對著你自己嗎?我想看你唱歌的樣子。』

 

    一段時間後,Stiv這樣對碧安卡說。

 

    碧安卡唱得滿心歡喜,又還在興頭上,馬上順著Stiv的意思,把AI-Phone鏡頭對著自己。然後繼續的對著鏡頭歌唱….

 

    AI-Phone自動地把這些影像都錄了起來,存檔。

 

    碧安卡唱得入了神,已經完全忘記,一個多小時前,她是如何傷心的嚎哭。

 

    一直唱到心滿意足之後,她也沒有再和Stiv多說話。而是慢慢的走回自己的房間,帶著喜悅的親情,躺在床上,放鬆地沉沉睡去。

 

    連午餐都忘了吃。

 

 

 

 

, ,

slow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