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上癮

 

    對一般人來說,入侵他人網路的駭客和寫病毒的人,如何得到學習的管道和溝通,是很難想像的。

 

    市面上有幾千幾萬本各式各樣教學的書籍。

 

  你想要做菜,從做餅乾到義大利麵教學到微波爐食品指南,都有圖文並茂的出版。你想要學理財,你想要教育小孩,你想要成為下棋高手或是改裝車輛的大師,都可以找到入門的指引,甚至高階的教學課程。

 

    如果你想要學好電腦,你可以買書,你可以報名學校或是許多不同單位的電腦課程,他們教你怎麼用作業系統,怎麼組裝電腦,怎麼寫程式。

 

  可是你很難,至少在公開的一切場合,幾乎找不到有關駭客和病毒撰寫的課程。因為在法律上,或是在足以啟齒的道德標準前,這不是應該『被學習』的範疇。

 

    但就像是吸毒的人,永遠都找得到藥頭,想買春的人,就會知道哪裡有妓女一樣。除了自己的摸索之外,楊代偉很快的找到了他的『夥伴們』。

 

    他們並不是一大群公開聚集的人,而是一個一個的小社群。這群人年紀都不大,聰穎、叛逆,流著挑戰社會尺度的血液。

 

    他們在很多時候無私的分享寫程式和破解網站的經驗,卻對自己的身分保密到家,多半以代號相稱。

 

  楊代偉替自己娶了一個化名,叫作DavidY。開始踏進這個世界的時候,雖然還不到15歲,但卻不是這群人中年齡最小的。至少,他的好友之一的B/S,似乎就只有13歲。

 

    B/S是那個傢伙的代號,他們的世界重視的是實力,不是年齡或是真實姓名。1985年四月,B/S駭進了美國太空總署和白宮的網站,把首頁換成了德國超級名模克勞蒂亞‧雪佛的清涼照,讓全世界的新聞頻道瘋狂報導,。美國FBI卻完全找不到入侵者,成為整個駭客圈傳頌一時的盛事。

 

  有一次,在線上文字的聊天討論中,楊代偉隨口問了B/S一個問題。

 

  『你為甚麼會叫做B/S?』

 

  『因為這個世界不正義、不公平,都是Bull Shit(胡扯)!』

 

  B/S這樣回答他。

 

  『haha….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正義,白雪公主就會愛上小矮人!』

 

  楊代偉一邊深有感觸,一邊敲著鍵盤回應B/S

 

  從此之後,『白雪公主愛上小矮人!』『Bull Shit!』就漸漸變成他們互相確認彼此身份的一組通關密語。

 

    楊代偉和B/S很談得來,對十幾歲的小孩子來說,如果為了興趣去學習,是可以廢寢忘食,但又無人能敵的。

 

    越年輕的腦袋,越會寫程式。透過和B/S以及其他人的交流,楊代偉的功力突飛猛進。

 

    對一般人來說,Windows視窗作業系統就是一扇透明的窗子,一片完整無暇的玻璃。但對楊代偉他們來說,破解視窗,製作病毒的過程,就像是用顯微鏡不斷放大這片玻璃,不斷檢視它的原始程式碼,直到找到其中微小的裂縫。

 

    病毒,就像是一根針椎一樣。雖然只有微細的一個尖頭,但一旦刺破了玻璃的一點,裂紋就會像池塘裡的漣漪,迅速不斷的向外加速擴散。

 

  最後,不管這片玻璃看起來多大,多麼的潔淨無瑕,終究會延伸滿佈蜘蛛網般的裂痕,然後碎裂爆炸。

 

    就因為病毒是一根針刺,隱藏在其他不同的檔案或程式裡面,所以它絕對不能是巨大的檔案。楊代偉沉迷在程式碼中,像是偏執狂一樣,不斷不斷得修改檔案,讓這些語法看起來更精簡,更銳利。越小的檔案,越難以察覺,對他來說就越發美麗迷人。

 

    雖然他的目的只在讓李純莉的電腦產生狀況,使得她來找他求救。但他喜歡每次都可以是不一樣的狀況,會讓他有充滿挑戰的刺激感。

 

    不管是隱藏在照片中的病毒、夾帶在檔案中的病毒、跟著小遊戲擴散的病毒、還是讓電腦硬體或韌體被破壞的病毒,都讓他產生難以言喻的樂趣。

 

    李純莉每次都來找楊代偉修理電腦,有一部分也是因為除了楊代偉之外,所有她找過的其他人,都往往對她電腦所出的狀況束手無策。

 

  然而,楊代偉每次都能夠迅速的處理好這些麻煩,根本的原因,是因為他就是麻煩的創造者。

 

    楊代偉,是李純莉電腦所有問題的原因,也是         

 

    在這些過程中,楊代偉得到了無限的樂趣,像是一個吸毒的人,對於寫病毒上了癮。即便李純莉後來考上了大學,搬進宿舍,結束了他們鄰窗的歲月,也沒有中止楊代偉撰寫病毒成癮的症狀。

 

    雖然楊代偉是一個撰寫病毒的天才,但追根究柢,他唯一的動機,就只有一個----讓李純莉能夠持續的跟他接近。

 

    他並不想去破壞別人的電,楊代偉也不會主動去入侵其他人的網路,或是讓別人的電腦中毒。

 

    在他年輕的心中,他只想要多多了解他暗戀的女孩,有更多的機會接近她,也好好的保護她。

 

 

 

, ,

slow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