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果您認為本文讓您欣賞,請按讚鼓勵。文章歡迎轉錄分享,不須另行通知,但請保留原作連結。本部落格各廣告欄位瀏覽或點選所得,將作為公益或社會運動等相關用途使用。

 

20111214      美國   康乃狄克州  紐哈芬(New Haven)

 

    多娜敲了敲碧安卡的房門,看見了她女兒臉色憂鬱的來應門。

 

    『碧安卡,你的樂團和工作人員都在樓下等,你要不要下樓彩排或是和他們聊聊?你關在房裡已經一整天了!』

 

    『我等一下就下去,桃樂絲剛剛才睡著。我想再陪她一會兒,再讓卡門來照顧她,到時候我就會下去了。』

 

    碧安卡情緒低落的回應。

 

    多娜不知到碧安卡沮喪的理由,但認為應該是碧安卡在爆紅之後的不適應症。也不忍再多說,撫摸了一下碧安卡的臉頰,就先下樓了。

 

    碧安卡杵在門口發愣。

 

    她知道多娜擔心她,母女連心,她不可能不明白母親對自己的憂慮。但她怎麼可能,要怎麼對多娜開口她所經歷的一切呢?如果真的說了,又會有怎麼樣的結果?

 

    碧安卡在Stiv的安排下,已經拍了幾支廣告,錄好了六首單曲。專輯的發行已經迫在眉睫,甚至有了電影演出的邀約。

 

    但碧安卡就是沒辦法開心起來。

 

    對於讓爸媽感到驕傲,讓自己財務自主,讓桃樂絲過好日子,讓四周的朋友都能靠跟著她一起賺到錢,改善過去拮据的生活,這一切都讓碧安卡感到欣慰。

 

    只是她很清楚,這些都不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

 

    而蘿拉‧雪伍德的事件之後,更讓她的心裡蒙上了重重的疑問和陰影。

 

    好一會兒,碧安卡嘆了嘆氣,走回床邊,看著熟睡中的小桃樂絲,輕輕的吻了吻她白裡透紅的小臉和額頭。

 

    『碧安卡,時間差不多到了,我已經叫卡門來照顧桃樂絲,你可以戴上耳機準備下樓。』

 

    聽到AI-Phone傳來Stiv的指示,碧安卡麻木的戴上迷你藍芽耳機,卻感覺耳朵上像是垂掛著幾千公斤般沉重。

 

    她走下樓,覺得肚子有點餓,想去廚房找點東西吃。

 

    走到樓梯口,就遇到潔美端著一盤塗滿厚厚花生醬的吐司衝著她笑。

 

    『碧安卡,休息夠了沒?要不要吃點東西?』

 

    『潔美,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花生醬吐司?』

 

    『你媽說的阿,她說你雖然有點偏食,但最愛的就是這個。從小到大,每次你肚子餓她又沒時間弄餐點給你吃,只要在吐司上面塗上超厚的花生醬,就可以應付掉你一餐。』

 

    『剛才史蒂拉打電話給我,要我去接你下樓。你媽又要我順便弄花生醬吐司給你,所以囉….

 

    潔美指了指手上的盤子,碧安卡忍不住拿起花生醬吐司就吃了起來。

 

   『喂~~ 別吃這麼急,慢慢吃。這邊吃不夠,你如果還要,廚房流理臺旁我還弄了兩片。花生醬也整罐留在那邊,你要吃更濃更厚就自己加。』

 

   碧安卡很感動,但吃得有點狼吞虎嚥,吃完吐司,還忍不住把手指上沾到的花生醬舔得乾乾淨淨。

 

   接著,碧安卡和潔美就到了大廳。樂團的人已經都在那等碧安卡了。

 

    晚上,慈善義賣會因為碧安卡的到來,增加了一個籌款的項目。就是碧安卡將會演唱五首曲目。每一首歌演唱前,都會將該首歌曲的『擁有權』拍賣一次,將所得捐給學習遲緩兒童的基金。

 

    除了那首讓碧安卡爆紅的歌曲,相信我可以之外,碧安卡又在Stiv的安排下選了了幾首歌練。其中,也包含樂團伊凡賽斯(Evanescence)的成名曲讓我重生(Bring me to Life)

 

    碧安卡不知道為何Stiv從頭到尾就指定一定要在這場義演中演唱這首歌。不過她原本就很喜歡這首歌的旋律,而歌曲中雖然的隱藏黑色晦暗的元素,但又有想要掙脫束縛,獲得生命力量的歌詞,也一定程度的符合了碧安卡的心情。

 

    碧安卡坐上琴椅,打開譜架上的樂譜,調整好麥克風。她將指尖擺在琴鍵上,然後對著樂團的成員點頭示意,開始彈起前奏。

 

    How can you see into my eyes, like open doors.

你怎能如此輕易地看穿我,像走進不設防的門口。

    Leading you down into my core where I've become so numb without a soul.

帶你進入我的核心,我麻木彷彿失去了靈魂的處所。

    My spirit sleeping somewhere cold, until you find it there and lead it back home.

    我的心靈沉睡在冰冷的某處,直到被你尋獲。

 

    (Wake me up) Wake me up inside!

    (喚醒我) 發自心內喚醒我!

(I can't wake up) Wake me up inside!

    (我無法醒來) 發自心內喚醒我!

    (Save me) Call my name and save me from the dark.

(拯救我) 呼喚我的名字,從黑暗中拯救我。

    (Wake me up) Bid my blood to run.

(喚醒我) 讓我的血液流動。

(I can't wake up) Before I come undone.

(我無法醒來) 在我毀滅前。

    (Save me) Save me from the nothing I've become.

 (拯救我) 在化為空無前拯救我。

    (Bring me to life! I've been living a lie, there's nothing inside)
    (讓我重生!我一直活在一個空無一物的謊言中。)

    Bring me to life

    讓我重生

 

Now that I know what I'm without.  You can't just leave me.

    現在我知道我要甚麼。你不能就這樣離開我。

Breathe into me and make me real. Bring me to life!

讓我呼吸,讓我真實的存在!讓我重生!

Frozen inside without your touch, without your love, darling.

若沒了你的撫慰,沒了你的愛,親愛的,我發自內心寒冷。

    Only you are all the life among the dead

    只有你是所有死亡中的生存。

 

    (All this time I can't believe I couldn't see.)

(現在的我無法相信我看不見。)

(Kept in the dark but you were there in front of me.)

(雖在黑暗中但你就在我面前。)

    I've been sleeping a thousand years it seems. Got to open my eyes to everything.

    我仿若已沉睡千年。必須睜開雙眼面對全世界。

Without a thought without a voice without a soul.

沒有思想,無法發聲,沒有靈魂。

    Don't Let me die here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more!)

    別讓我死在這裡 (必定還有更多事物)

 

    (Wake me up) Wake me up inside!

    (喚醒我) 發自心內喚醒我!

(I can't wake up) Wake me up inside!

    (我無法醒來) 發自心內喚醒我!

    (Save me) Call my name and save me from the dark.

(拯救我) 呼喚我的名字,從黑暗中拯救我。

    (Wake me up) Bid my blood to run.

(喚醒我) 讓我的血液流動。

(I can't wake up) Before I come undone.

(我無法醒來) 在我毀滅前。

    (Save me) Save me from the nothing I've become.

 (拯救我) 在化為空無前拯救我。

    (Bring me to life! I've been living a lie, there's nothing inside)
    (讓我重生!我一直活在一個空無一物的謊言中。)

    Bring me to life~~~

    讓我重生~~~

 

   

    碧安卡和樂團的其他人一起演唱,完全地投入在歌曲中。也只有在這些時間,她活在歌詞內,活在旋律中,而不是深陷於難以預測的困惑裡。

 

    『唱得很好,碧安卡。』

 

    曲罷,Stiv在耳機裡這樣對她說。

 

    碧安卡低下頭,深深地呼吸,然後吐了一口大氣。

 

    『啪~~~啪啪啪啪啪啪~~~

 

    碧安卡聽到一個人的鼓掌聲,她轉過頭往聲響處望去。

 

    一個棕色捲髮,黑色眼珠,長相斯文,高大瘦削,穿著寬鬆淺藍色襯衫的年輕男子,向著她微笑鼓掌。

 

    碧安卡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定了定神,認出這個人。

 

    雖然從來沒有直接見過面,但碧安卡在無數媒體上見過他的照片、影片或是訪問。

 

    他是搜尋引擎GOOHOO創辦人兼執行長哈利‧彼得森(Harry Peterson)

 

    『不好意思,這首歌正好是我最喜歡的歌曲之一,我覺得唱得很好,所以情不自禁鼓起掌來。我沒有打擾你們彩排吧?』

 

    哈利‧彼得森笑吟吟的對著碧安卡和樂團的成員們說話。

 

    『當然沒有啦….WoW~~你是哈利‧彼得森吧?』

 

    碧安卡還沒來得及反應,團員們也都認出哈利‧彼得森,紛紛搶著跟他打招呼致意,開心得不得了。

 

    哈利‧彼得森在大學時所創辦的GOOHOO.com是全世界最大的網路搜尋引擎公司,但除了入口網站之外,GOOHOO的服務範圍更是廣大。他提供信箱、社群網站、網路地圖、網路相簿、影音網站和許多的加值服務,當然也有除了Apollo公司之外,全世界第二大手機作業平台Ancoloe

 

    碧安卡的父親喬治,有一個好友是哈利‧彼得森在大學時的老師。在哈利‧彼得森剛創業沒人看好的時候,喬治一半是投資,一半是贊助好友學生的心態上入股了一千美元的股份。

 

    而這一千美元,在之後的十餘年間,至少增加了上萬倍的價值。碧安卡過去的這些年,可以衣食無虞,也有相當的原因,來自父親當初這筆玩笑式的投資。

 

    碧安卡知道哈利‧彼得森與父親認識,但在今天之前,他們並沒有彼此見過面。她並沒有預期今天會見到哈利,更不要說是彩排時被他撞見了。

 

    『碧安卡,嗨~ 我們終於見面了,我聽令尊提起你很多次了。不過就算之前沒真正見過面,這段時間天天在電視媒體上看到你,越看越是面熟,好像已經跟你認識好久一樣。』

 

    哈利‧彼得森展開大大的笑容,伸出手,先向碧安卡握手致意後,也一一向她的團員打過招呼,再回頭過來與碧安卡繼續攀談。

 

    『今天我排開下午的行程來你家,本來是有一些科技法案的議題,要先和喬治討論,晚上再參加慈善義賣餐會的。不過剛才一進門,聽到你的歌聲,就不由自主的被吸引過來了。哈哈

  

    哈利‧彼得森的笑聲很真誠,爽朗。不大像是碧安卡從小就看習慣的,橡膠笑臉皮喬治多娜那些虛假客套的政商界朋友們的笑臉。

 

    『很開心你喜歡我們的表演。』

 

     碧安卡也笑了。

 

    『碧安卡,我知道這樣搭訕有點冒昧老套,但是….有空先跟你聊聊嗎?』

 

    不知道為什麼,碧安卡很快的卸下心防,對哈利乾淨的笑容和友善的態度,產生了莫名的好感。

 

    『先別彩排啦~ 去跟他聊!我會幫你!』

 

    耳機裡傳來Stiv的慫恿。碧安卡於是回頭向團員們示意。她的死黨和樂團好友們彼此喜孜孜的互相擠眉弄眼,嘻嘻哈哈的笑了出來。有的人比出趕人的手勢,也有人直接叫碧安卡可以先離開。甚至有人偷偷做出吹口哨的動作,

 

    碧安卡看見團員們體貼但搞笑的態度,鬆了一口氣。

 

    『要不要先去花園走走?那邊有個小涼亭,我們可以在那聊聊?』

 

    碧安卡對哈利提出邀請。

 

    『好啊~ 沒問題!女士優先~

 

    哈利比出讓路的手勢,然後隨著碧安卡走向後院。

 

    兩人併肩走著,哈利主動開口了。

 

    『碧安卡,我先聲明,不是喜歡搭訕的登徒子。但自從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影片,你知道的,就是相信我可以的MV。我就有一種感覺,好像我們早就是熟識已久的好友。』

 

    『我和你爸媽認識很久了,但因為大家都忙,其實這幾年也幾乎沒有碰面。三個月前,多娜打電話邀請我參加慈善晚會,我本來只想來寒喧一下就走。但看完你的影片,又知道你也會回家來演唱之後,我就自己打電話給喬治,主動跟他說,我想早點來跟他聊聊敘舊,但其實是想要來看看你。』

 

    哈利一邊講,一邊略顯窘迫的搔頭搓手。不像是一個身價數百億美元的網路霸主,反而比較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中學男孩。

 

    『最近,我們的公司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戰。Apollo公司的AI-Phone以及S.T.I.V系統,讓我們的流量和業務面臨了新的瓶頸。我當然不會隨隨便便就屈服,我們正在開發新的,更有競爭力的系統版本。另外,我們還結合更多其他的手機品牌業者,用專利結盟的方式聯合起來,使用國際專利訴訟和仲裁的方法去阻止對手的擴張,讓我們有喘息的空間,然後才有應戰的機會….….瞧我….我跟你說這些幹嘛….

 

    哈利懊惱的拍了拍頭,然後羞澀的笑了。

 

   『碧安卡,我想跟你說的,就是我聽了你的歌,雖然最近工作上面臨非常大的困境和麻煩,還是讓我有了力量想要繼續奮鬥下去。因為這樣,我想見你。我走進你家,聽見你唱Bring me to Life(讓我重生),這是我最喜歡的歌曲之一,讓我真的更加感動,我相信這一切,一定是某些命中注定的安排….

 

    哈利情不自禁的牽起碧安卡的手。碧安卡覺得這一切有點難以置信,但看著哈利真誠熱烈的臉龐,又不忍,也不想甩開哈利緊握的掌心。

 

    『我不知道你們這麼大的公司也會有這些煩惱,但我很開心你喜歡我唱的歌。』

 

    碧安卡低著頭輕聲回答哈利。

 

    她一向欣賞有才華的男人。而哈利,這個才四十出頭,數次被票選為全世界最有身價的黃金單身漢,這個聰明而友善的男人,竟然如此坦白的對她表達好感,碧安卡有點受寵若驚。

 

    吉米意外過世後,她封閉數年的心防,像是被小槌子輕輕敲開了一條裂縫。

 

    他們倆人開始天南地北的攀談,從音樂創作聊到喜歡的棒球隊,再到喜歡的文學作家。哈利始終沒有放開她的手。

 

    有時候,哈利提到一些碧安卡不是那麼熟悉的人物,Stiv還會在耳機裡給碧安卡提示,讓他們的對話可以順暢的持續下去。

 

    不知不覺,他們就談了兩個多小時。碧安卡外套的口袋裡突然發出『逼逼逼~』的聲響,讓兩個還處在歡愉情緒中的男女頓時嚇了一跳。

 

    碧安卡從口袋中掏出AI-Phone,看見螢幕上跳出的行事曆寫著準備更衣。

 

    『哈利,和你聊天真的很愉快,不過我該準備去換等一下登台演唱的衣服囉!換好我馬上再來找你好嗎?』

 

    她對哈利說。

 

    『沒問題,你先去換衣服,我可以回大廳等你….不過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比較希望你換的是一支我們的手機,哈!』

 

    哈利指著碧安卡手上的AI-Phone,笑著回答。

 

    『真牠媽狗娘養的!這傢伙在說甚麼屁話!』

 

    碧安卡的耳機裡突然傳來Stiv的咒罵聲,害碧安卡差點嚇到鬆手把手機掉在地上。但她怕被哈利察覺,趕忙把手機放回口袋,對哈利笑了笑,揮手暫別,然後快步走回自己房內。

 

    造型師、髮型師和化妝師已經都在等她了。為了再爭取一些和哈利聊天的機會,碧安卡很快的就把髮型弄好,上了簡單的淡妝。

 

    造型師替碧安卡弄了一套桃紅色斜肩的小禮服,讓她看起來變得更光彩奪目。潔美在旁邊嘖嘖稱讚!

 

    『碧安卡,你穿這樣真的很美,一定更能電得哈利‧彼得森神魂顛倒!』

 

    『潔美,別開玩笑,他很可愛沒錯,但我們才第一次見面

 

     碧安卡推了推潔美,臉都紅了。

 

    『我看你們很配啊,根本是天作之合。我看他看你的表情和眼神,分明就是一副想要馬上把你扛回家丟上床,哈哈碧安卡你也很久沒有那個了吧?』

 

    『唉呦!你別說了

 

    『碧安卡,好好把握住這次阿,覺得喜歡,就要主動出擊!』

 

    碧安卡又氣又好笑,她只想早點下樓去見哈利,但反而被潔美搞得有點窘迫。

 

    『碧安卡,你很緊張害羞吧?去廚房吃些花生醬吐司,放鬆一下,順便泡杯咖啡給哈利‧彼得森。』

 

    Stiv在耳機裡這樣對碧安卡叮嚀提醒,似乎已經忘記他剛才咒罵過哈利。

 

    碧安卡已經習慣了遵從Stiv的安排,更別說是叫她去吃最愛的花生醬吐司。

 

    她走到廚房,看見兩片塗滿花生醬的吐司,她小心翼翼的吃,怕弄壞了臉上的妝。吃完了之後,還意猶未盡,一邊泡了杯咖啡,一邊又拿湯匙刮了兩大勺花生醬,舔得一乾二淨。

 

    吃完東西後,碧安卡感到心情放鬆許多,端著咖啡,在大廳裡找到了哈利。

 

    哈利已經被許多人包圍著問東問西,看到穿著小禮服,頭髮妝容都經過打裡的碧安卡,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他閃開眾人,快步走向碧安卡。

 

    『你好美~ 碧安卡~

  

    四周的人都盯著碧安卡和哈利看,畢竟他們的知名度讓大家對於這兩人的相處情況都感到好奇。碧安卡被瞧得很不自在,她想起了潔美的慫恿,鼓起勇氣,牽起哈利的手,閃開眾人視線的目光,拉著哈利閃進了迴廊裡的衣帽間,然後推上了門。

 

    衣帽間裡,兩個人一開始都沒說話。

 

    碧安卡放下另一隻手上拿著的咖啡杯,稍微用手指梳裡了一下髮梢,不敢抬頭看哈利的眼睛,一顆心快速地怦怦跳。

 

    哈利‧彼得森抓住了碧安卡的臂膀,將她轉向自己。然後深深的凝視著她,好一陣子。

 

    『碧安卡,原諒我,我沒有辦法控制我自己….

 

    哈利將碧安卡的臉拉近自己的,然後雙唇緊緊貼上她的嘴巴,用力的吻了她。

 

    碧安卡有點緊張,但更多的是陶醉和幸福。已經好幾年,她沒有擁有過這種全身酥麻的激動,讓她雙膝一軟,幾乎要站不住腳。

 

    為了怕自己軟倒,她雙手緊緊的環繞著哈利的脖子,主動把舌頭伸入哈利的齒間,舔著哈利的牙齒,雙唇,也讓哈利的舌頭勾纏住她的。

 

    他們倆人如此激動的親吻著,碧安卡甚至輕咬哈利的下嘴唇,讓哈利被咬破了皮。好久好久,才讓彼此的嘴巴離開對方的吻。

 

     哈利搔了搔自己的臉頰和脖子,像是在抓癢一樣。然後開口了。

 

    『呼~~~ 碧安卡,這感覺真的很好….雖然我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全身發癢,我願意拿一切來交換,只希望能有再一次的機會。』

 

    哈利深情的凝視著碧安卡,然後兩個人又湊上了彼此的雙唇。

 

    碧安卡一邊深吻,一邊輕撫著哈利的捲髮和耳垂。哈利則開始讓雙手在碧安卡的身上游移。兩個人一邊互相觸碰,一邊聽見雙方越來越明顯的呼吸喘息聲。

 

    『咳~~ ~~ ~~

 

     哈利突然開始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碧安卡原本還深陷在激情之中,眼神迷濛的抬起頭來。她看見哈利臉色越漲越紅,不斷的乾咳,還有點喘不過氣的樣子。

 

    『不….~~ ~~ ….….~~ ~~ 怎麼….….….….~~ ~~ 

 

    哈利勉強舉起手來,試圖加上手勢,表達他的歉意。但呼吸越來越急促,還咳到滿臉通紅,咳出了淚水。

 

    碧安卡試圖要拍拍哈利的背,想要藉以緩和哈利的狀況。但哈利越咳表情越扭曲,臉色甚至轉成紅紫色。

 

    哈利想要用力的吸氣,但氣管好像被阻塞住一樣,不管怎麼樣都無法呼吸到氧氣。他痛苦的跪了下來,隨著不斷的咳嗽和氣管裡發出的嘶嘶聲,哈利的臉上冒出紅色的小疹子。

 

    碧安卡又慌張又難過,她看到哈利原本明亮溫柔的眼神變得換散無神,不知道該怎麼辦。

 

    『哈利現在喘不過氣來嗎?你可以試試看替他做口對口人工呼吸。』

 

    耳機裡突然傳來Stiv的聲音,碧安卡在慌張無助的狀況下,就接受了Stiv的指示。

 

    她讓哈利躺在地板上,用嘴巴對著哈利的嘴巴,拼命的吐出所有的氣,試圖緩和哈利的狀況。

 

    但情況越來越糟,哈利的臉已經開始腫脹,他用盡全力推開碧安卡,試圖從喉嚨裡發出聲音。

 

    …..….……………..…..….

 

    然後哈利一手緊緊抓著自己的胸口,瞪大了雙眼,一手向上伸,像是溺水的人,要抓著甚麼東西一樣,像鳥爪一樣,張著五隻手指拼命撈抓著空氣。

 

    再沒多久,哈利頭一軟,轉倒右側,不再發出喘息聲,雙手也癱軟下來。

 

    碧安卡急得快要瘋掉了,她開始大哭,瘋狂的尖叫呼救,然後試圖用全身的力量,將哈利的身軀拖出衣帽間。

 

    很快的,一大群人趕到了他們身邊。

 

    有人打電話報警,有人打電話叫救護車。有的人試圖再對哈利‧彼得森使用心肺復甦術的CPR

 

    碧安卡的雙親很快的衝到碧安卡的身邊,一左一右緊緊的抓擁著流淚癱軟的她。

 

    所有在場的人,幾乎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得出來,哈利‧彼得森全身的皮膚發紫,呼吸停止。情況其實很明顯,哈利‧彼得森已經死了。

 

    警方很快的抵達現場,慈善義賣餐會因為發生命案而中止。

 

 

 

 

, ,

slow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那"種二流三流四流的文章就不要po了

    ps 因為二線三線四線五線藝人不是罵人XD

    我只是開玩笑的,你別當真,你的文章超棒,戲劇性一流,大家都愛,你會紅的,你是第二個莎士比亞,你是台灣之光,暴紅這世界的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