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逮捕

 

    看著手機裡的數字,壓抑著百感交集的情緒。31歲的楊代偉,雖然已經不是十四年前的那個內向沉默,沒見過大場面的年輕人。但瞬間增加十億美金的存款,就算是任何見慣大風大浪的人,也都難免會心跳加速。

 

    他回想著,當年事件爆發之後,他就拒絕上學,躲在房裡,也不出門,也不說話。不管家人怎麼哭泣詢問或是擔憂勸告,他也都不回應。餓了,打開房門,拿媽媽放在門口的餐點吃,然後再把自己封閉起來。

 

    十天後,十幾個刑警衝進了家裡,踢壞了房門,大叫他的名字,然後把他從電腦桌前拖了出去。

 

  他沒有反抗。

 

 

 

    網路病毒禍害嫌犯,天才帥哥家中被逮!

 

    每家報社的頭版,或是每個電視新聞的頭條,多半是類似的標題。

 

    網路病毒的破壞其實已經告了一段落,電腦被修復的速度幾乎和它門被摧毀的速度一樣快。但對於這個『征服世界』的男孩,當他被幾個刑警夾帶走出家門時,台灣媒體像是鯊魚聞到了血一樣,充滿了飢渴。

 

    超過他們預期的是,他有著所有媒體所愛的,可以操作的大量元素。

 

    他很高,長得像是年輕時的電影明星金城武,卻有著梁朝偉一樣憂鬱的眼神。

 

    他的功課很好,在學校是資優生,跳級一年,已經甄試上最好大學的資工系。

 

    他沒有犯罪紀錄,而且還不到十八歲,從法律的角度來說,他是一個未成年的嫌疑犯。

 

    他出身在一個正常、小康的家庭,所有親友對他的評價,都是安靜、聰明、有禮貌,內向不大與人互動,沒有人想像得到他會寫出這個搞得世界天翻地覆的病毒。

 

    他俊帥的外表,從不同的角度在新聞媒體上被放送。一開始,有些媒體還顧忌著他未成年的身分,略略在他的眼睛上拉上一條黑線當作遮掩。

 

    但某間日報把他的相片作成頭版和報衣海報,在上午十點前就被搶購一空。報社緊急加印,最後創造了兩倍,一百二十萬份的銷量。之後,他的影像,就成為所有媒體的收視和銷售保證。

 

    很快的,他竟然有了後援會粉絲團。他們在網路上成立家族,蒐集他的資訊,張貼他的照片,崇拜他,聲援他,替他打氣。儘管他製造的禍害影響了很多人,卻吸引了一大堆不知打那來的支持者。

 

  『楊代偉,為什麼你會寫這個病毒?』

 

  ……….沒有回應。

 

  『楊代偉,你有甚麼話要說?你有甚麼不滿想要抗議嗎?』

 

  …………….

 

    新聞二十四小時的用最重要的版面追蹤他的動態,播放著他抿著嘴唇,一言不發,皺眉憂鬱的表情。

 

  不管他在哪裡,四周總是有二十餘台SNG隨時待命,可以即時轉播他的最新動態給觀眾。因為只要播他的新聞,收視率就會衝高。

 

    所有便利商店、書店的陳列架上,都是以他為封面的雜誌或報導,而且很快就會銷售一空。

 

  就算他從不對著記者發言,談話性節目卻以他為主題,不斷的討論。從他的祖宗十八代到生辰八字,都有名嘴講得頭頭是道。

 

    從犯罪心理學,到病毒撰寫的理論,都以楊代偉為核心討論著。他從小到大的學校老師同學,隔壁鄰居的阿伯阿嬸,都成為『楊代偉權威』般的被接受採訪。網路上還販售一大堆,以楊代偉的肖像為主圖的T-shirt

 

    病毒爆發的第一天,他一度發抖腿軟,得要同學的攙扶他才能向前走。但被刑警逮捕時,雖然很配合警方的要求,也很配合的回答問題,卻看不出楊代偉有甚麼害怕的情緒。

 

    『我會回答你們所有的疑問,不過,可不可以告訴我,我違反了哪條法律?』

 

    接受偵訊以後不久,楊代偉提出了一個問題。

 

    在場的所有的的警察、調查員、檢察官,以及後來聽聞到這個疑問的記者和法界人士都傻眼了。

 

  因為在當時,依照1998年的台灣法律,並沒有任何相關於電腦病毒製造與破壞的罰則。楊代偉的所作的一切,在刑法上,沒有觸犯任何一個法條。

 

    立法的速度顯然趕不上科技的進步,而在那個網際網路快速發展的當時,立法者壓根沒有思考過會有這類的事件發生。

 

  沒有人有辦法起訴他,自然更不可能判他有罪。這是楊代偉關在家裡的那些時間,所替自己查到的資料。

 

    他很快就被釋放了。

 

, ,

slow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