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蔓延

 

    1967年,哈佛大學的教授史坦利‧米爾葛蘭姆(Stanley Milgram)經過實驗,提出了『六度空間理論』(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米爾葛蘭姆教授這個理論的意思是,你和任何一個陌生人中間的間隔不會超過六個人。最多透過六個人,你就可以和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在你的人際脈絡上串起關係。

 

    最多透過六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你就能連結到全世界任一個你想要接觸的指定對象。

 

    楊代偉沒有聽說過六度空間理論,在這個理論被提出來的時候,他還沒出生,網路也還沒有盛行。但實際上,透過網路的拓散和連結,空間被壓縮得更小,更緊密,訊息的傳遞也更快速。

 

    你可以寫Email給美國總統,寫給印度首富,寫給你崇拜的偶像明星,不用再透過其他人的傳遞轉送。

 

    病毒也是。

 

    楊代偉把檔案放在李純莉和王志錡的桌面上時,只想讓他們以及他們周遭的朋友電腦都中毒,檔案全數被刪除,電腦被破壞。一旦電腦全面毀滅之後,他的犯罪紀錄也會消失,李純莉還是會回過頭來找他幫忙。

 

    他沒有想到的,是人與人的連結,網路上的互動程度,以及他所撰寫的病毒蔓延速度,遠超過他的想像。

 

 

 

1998313

 

    楊代偉和往常一樣到學校上課。早上8:10,第一堂課才剛開始,就聽見隔壁兩間的電腦教室傳出陣陣的驚呼,還有聽起來不知所措的大吼大叫。

 

    下課後,只看見幾個隔壁班的同學跑過來班上,講述他們剛剛發生的怪異狀況,因為興奮的關係,聲音很大,也讓楊代偉聽到了。

 

    照那些隔壁班同學的說法,他們在電腦課的一開始,按鈕啟動電腦後沒多久,就發現每一台電腦都在完全沒有人操控的情況下,瘋狂的啟動所有程式和開啟檔案,並且不停的發出檔案開啟叮叮咚咚的聲響。

 

    有的人想嘗試著用滑鼠游標去關閉不停開啟的視窗,但是人手按點的速度,遠遠比不上電腦像是發瘋了一樣,毫不停歇的檔案開啟狀態。

 

  沒多久,電腦的檔案開到極限之後,硬碟不斷嘎嘎作響,接著就螢幕一黑,電腦自動關閉。甚至有的電腦還發出了爆裂聲,冒出星點火花。

 

    大家都嚇到了。

 

    有些膽子大一點的,再去按電腦的啟動鈕,但不管怎麼按,按多久,這些被關機的電腦都像是死掉了一樣毫無反應。

 

    有的人因為上第一堂課,拖拖拉拉還沒開機的,看見四周同學的電腦出了這些狀況,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家把目光逐漸轉向電腦老師,想要尋求他們教師的指引。老師畢竟是這門課的專家,也許老師會有解決的方式?

 

    但很明顯的,老師一臉錯愕,嘴巴張的大大的,也是一副毫無頭緒的無知狀態。重點是,老師那台全校配備最高檔的,最貴的電腦,現在也一樣無聲無息,主機殼的縫隙裡,還冒出了一縷白煙。

 

    一段時間過後,當老師回過神來,問班上同學有沒有人的電腦沒壞掉?兩個動作慢、還沒開機的同學畏畏縮縮的舉起手來。他們試著開啟其中一台電腦,也是出現同樣的狀況之後當機壞掉。再試最後一台電腦,也是如此之後,他們就沒有任何一台電腦可以上課了。

 

    聽到這裡,楊代偉有點驚訝,照他們所描述的狀況,跟自己所撰寫的病毒設定上能引發的效果是幾乎一模一樣的。但原本只預期這些災難會發生在李純莉王志錡還,有他們身邊的同學的電腦上,怎麼會在自己學校的電腦教室出現類似的情形?

 

    災情似乎不只於此。

 

    包含校長室、教師休息室、輔導室、訓導室….所有全校的電腦都壞了。災情一一傳來之後,楊代偉心中開始有著不安的情緒在蔓延著。

 

    電腦壞了,電視機沒壞。中午吃飯時,教室裡的電視機開始播放午間新聞。頭條新聞,就讓全班同學瞪大了眼睛,WOW哇大叫之聲連連。

 

    全台電腦大當機,毀滅式攻擊原因不明!

 

    這是新聞的標題,根據主播的說法,全台灣幾乎所有連上網路的電腦通通出現類似的當機爆炸,造成無法開機的情況。目前為止,所有的工程師還無法查明原因,大家都束手無策。

 

  從政府機關到銀行業,從警察局到學校,從法院到電腦賣場,絕大多數的電腦只要一開機,就會發病死機。全台灣一片混亂。少數完好正常的電腦,都是沒有連結網際網路的。

 

    一開始,原本許多人懷疑是中國駭客的行為。但後來透過國安單位的調查,才發覺,中國那邊的災情也非常慘重。

 

  而且不只中國,所有的亞洲國家,從日本、韓國、菲律賓,到印度、泰國、柬埔寨、巴基斯坦、緬甸…..通通中標,沒有任何國家或是地區的電腦能夠在這次的網路電腦恐怖攻擊中倖免於難。

 

    根據記者的查訪,台灣災情爆發的時間大約是在凌晨十二點左右開始,但目前完全找不到原因和動機。而歐洲也已經開始有大規模電腦毀滅的訊息傳送過來。

 

    同學們的討論和驚呼多半有著看熱鬧的成分,而楊代偉卻開始臉色慘白,全身冒冷汗。

 

    『事情,怎麼會變得這麼嚴重?』

 

    他的腦袋一片混亂,全身無力的趴在桌上,雙腿發軟,幾乎要尿失禁了。

 

    這輩子,除了想盡辦法得到李純莉的注意和關心之外,他從來沒有真的想要做壞事。就算這次寫了這個小病毒,也只是在氣憤之下,想要給李純莉他們一個教訓,不是真的要毀滅世界。

 

    『怎麼會變成這樣?』

 

    楊代偉感受到天旋地轉,一陣暈眩。

 

    雖然他平常沉默寡言,但畢竟已經是班上受到矚目的優秀好學生,有幾個女同學發現了他癱倒下去,趕忙趨前來關心。

 

    楊代偉甚麼也都不回答,老師來了之後,想帶楊代偉去看醫生,楊代偉也勉強的搖手拒絕。

 

    『我可以回家休息嗎?』

 

    他說了這句話之後,就再也不肯開口了。

 

    也許,對當時的楊代偉來說,回家,也許可以暫時逃避這些仿彿天塌下來一般的恐懼。

 

    學校讓保健室的護士和兩個男同學,攙扶著把楊代偉送回家。

 

    楊代偉不管家人的關切和憂慮的神情,回到家之後就把自己反鎖在房裡,蓋著棉被,不斷的發抖……期待這一切都是一場噩夢,都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只要他睡一覺,隔天重新醒來,一切都會消失。

 

 

 

, ,

slow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